作者归档:终点读书

性奴 – 纪伯伦

人是生活的奴隶。奴性用凌辱遮住人们的永昼,用血泪淹没了人们的长夜。

从我降生之日到现在已经有七千年了,但我所见到的只是驯服的奴隶,以及用铁链锁着的囚徒。

我走遍了全世界。在生活的道路上,我经历过光明与黑暗,从定居在窑洞里的人到往住在现代建筑里的人我都见过。但至今我所看到的,只有被重负压弯了 的头颅,被铁链锁着的双手和跪在偶像面前的双膝。 继续阅读

男巫的毛心脏 – J·K·罗琳

从前,有一位英俊、富有、禀性聪慧的年轻男巫,他发现他的朋友们一旦陷入爱河、喜欢嬉闹打扮之后,都变得愚蠢起来,失去了自己的品位和尊严。年轻的男巫打定主意,他永远不做这种意志薄弱的牺牲品,并利用黑魔法来加强自己的免疫力。

男巫的家人不知道他的秘密,看到他这么孤傲、冷漠,都取笑他。 继续阅读

【书单】百年孤独 – 加西亚·马尔克斯

《百年孤独》是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·马尔克斯创作的长篇小说,是其代表作,也是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代表作,被誉为“再现拉丁美洲历史社会图景的鸿篇巨著”,作者也因此获得1982年诺贝尔文学奖,瑞典皇家学院的颁奖理由是:“像其他重要的拉丁美洲作家一样,马尔克斯永远为弱小贫穷者请命,而反抗内部的压迫与外来的剥削。”

作品描写了布恩迪亚家族七代人的传奇故事,以及加勒比海沿岸小镇马孔多的百年兴衰,反映了拉丁美洲一个世纪以来风云变幻的历史。作品融入神话传说、民间故事、宗教典故等神秘因素,巧妙地糅合了现实与虚幻,展现出一个瑰丽的想象世界,成为20世纪重要的经典文学巨著之一。 继续阅读

让我陪你到最后 – 陈雪

“爱是一起负重前行。”

大家都说要学会爱自己。郑敏觉得自己真算是爱自己的代言人了,她认真工作,赚来的钱每年去欧洲旅行,给自己买最好的衣服包包鞋子,头发都是美容院精心吹整染烫,她上瑜珈课,练社交舞,三十二岁身材还像二十出头,路边小摊子她从来不吃,至少也要有店面的餐厅,她一个人就可以点满一桌菜,什么都要尝一点,她喝品牌矿泉水,用高档护肤品,关于爱情她宁缺勿滥。

可是她打从心里感觉不到快乐,她不是不会一个人过日子,可是那种缺乏了什么的感觉挥之不去,她生活得越精致,越感到匮乏。 继续阅读

七个铜板 – 莫里斯

穷人也可以笑,甚至可以说,穷人在想哭的时候也常常是笑的。

有一次,我俩花了整整一下午来找七个铜板,而且终于找到了。

我看着母亲在抽屉里边搜寻,在针、线、顶针、剪子、扣子和碎布条的中间摸索。

她蹲在地板上,把抽屉放下来,像用帽子扑蝴蝶似的突然把抽屉翻了个身。她那样子,叫你不能不笑。 继续阅读

祝大家2020年新年快乐

今天是2020年元旦,也是新年的开始。在新年来临之际,我祝大家万事如意,蒸蒸日上、日新月异,财源滚滚。

2020年里,终点读书将继续陪伴大家,分享一些好的书籍。

美的历程 – 姬中宪

众所周知,中国人的审美观是由导游决定的,导游说:这儿是景点!我们就拍照;导游说:这个背景最漂亮!我们就留影。结果,大家拍出的照片都一个样,同样的画面,同样的角度,前面站着一个不同的人,却举着同样的两根手指头,一看就是一个导游带出来的。导游又是旅游学校培养出来的,旅游学校和所有的中国学校一样,致力于培养出一模一样的人才,于是,所有的导游也都是一个样,于是必然的,所有中国游客的审美也都是一个样。就这样,人与自然,不可思议地在全国范围内实现了高度的和谐。 继续阅读

如你在远方 — 许达然

此地阳光恹恹,此地氛围溷溷。你已疲惫,窒息于此地的世俗、喧嚷与愚昧。向往远方,你将去,悄然远离此地。

远方有海,有山与林,远方总是飘扬着你的梦。

如你在远方,你独立在传统的影子外,阳光染你,山岳拱你,树林托你;你呼吸五羁,毛孔舒逸。

自故乡携忧郁来,你蛰隐在山麓与水溪间,那地图上找不到名字的小镇。不再哭,甚至珍惜每一声叹息。你欣然活着。 继续阅读

有滋有味的贫穷生活 – 岛田洋七

我读小学低年级时,战争伤痕犹深,大家都穷,很多孩子都吃不饱饭。于是,学校会定期为学生作营养调查,问些“今天早上吃了什么”、“昨天晚上吃了什么”之类的问题,我们就把答案写在笔记本上交上去。

“早饭吃了龙虾大酱汤。”

“晚饭吃了烤龙虾。”

班主任老师看我连续几天都这样写,有一天放学后,他表情狐疑地来到我们那破破烂烂的家———他大概觉得这么穷苦人家的小孩,每天都吃两餐龙虾太奇怪了。老师把笔记本拿给外婆看,问道:“这是德永君的答案,是真的吗?” 继续阅读

自我审判 – 吴千山

“当时你在哪里?”宋璟坐进出租车里,关上门,问一旁的董茜。他指的是刚刚事情发生的时候董茜在哪里。

两个人身上都还穿着商场的工作服,白色衬衫,浅色的牛仔裤。因为一整天都呆在不怎么透气并且到处都是射灯的商场里,他们脸上都泛出一层薄薄的油光。

“忘记了,应该是在仓库最里面整理东西。我出来的时候警察已经把他带走了,还是他已经跑走了,我也不知道。反正他不见了,樊颖也被送去医院了。”董茜撅着嘴整了整自己的衣领,口气里有些扫兴。好像大家合伙演了一出好戏,没人招呼她出来看似的。 继续阅读